Monday, September 5, 2011

杏林篇-(I)初生之犊

过了回历新年假期。。

迈入医学生第3年的生涯。。

正式在巴生医院临床学习的第2个礼拜。。

第一个被分组实习的部门是内科。。

病房内每天来来往往的病人。。

嗯。。

一位病人。。在我负责的病床。。印裔妇女。。

病情不明朗。。

和她谈了满久。。

她眼泛泪光。。些许的盖叹。。些许的忏悔。。

她没说什么事。。但吐露悔意。。

“以往有一些事情,不该做的。。现在天要收我了。。”

她谈起了她那逝世的父母亲。。脸露笑容道:

“我阿爸很疼我,阿爸是个很坚强的男人,但他从不打骂我,兄弟姐妹中最疼我。。”

“阿爸曾对阿妈说他一定要比阿妈早走。。阿爸说他不舍得见阿妈先离他而去。。阿爸说他比较自私,不要过阿妈走后一个人的日子。。”

“阿爸74岁时走了。。阿妈-阿妈从小到大都很凶,一直打骂我。。但阿爸走后,阿妈憔悴了好多。。不久,她也跟阿爸走了。。阿妈那段时间都好伤心。。整天看着阿爸的相片而已。。”

说起自己:

“回老家?我好久没回家啦。。兄弟姐妹吵架。。阿爸阿妈死后争产啊。。”

“我的男人?死了13年咯。。意外。。哈哈。。我一个人住啊。。”

“儿女?一男一女。。都住槟城啊。。大女嫁人,小儿读书。。拜二会来看我。。”



午餐时间,病人用膳。。

我离开病房。。

回宿舍。。打开面子书。。又回到了是非之地。。












4 comments:

Zhao Xu said...

got journalists' style...like we saw in 名人专访 those type of articles...keep it up! =)

Yam Yam said...

xD thanks zhao~

钟福强 said...

做医生这一行,生离死别总是看得比人家多,体悟应该也不少吧。一个病案结束,还有许许多多的病案等着你,得练就一颗坚强的心啊——不是麻木,是坚强。

Yam Yam said...

=)了解~谢福强吾友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