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April 7, 2008

蚂蚁。。。

今天虽然是星期日,但是不懂怎么,一早就起床了。。。


早餐后,差不多7点这样,看来无所事事。。。便到后花园去,去浇浇花树。。。


突然看到盆栽的型有点走样了(太久没修剪了)。。。
关掉水龙头,便去拿剪刀出来帮它们修修
(虽然有些人认为盆栽是一种虐待植物的做法,但我持反意见,不想再这儿多说)。。。


修了差不多3盆,去搬另一盆置放在红毛丹树下的盆栽时,哇!! 好多蚂蚁。。。大只的黑蚂蚁。。


大蚂蚁窝在盆栽的垫脚下,好大的一堆黑蚂蚁。。。便去拿铲,想要清除掉。。。


诶,看看一下,好像有两堆不同的黑蚂蚁哩。。。蹲了下来,仔细看看,诶,确实喔。。。一堆蚂蚁是全黑的,身形较瘦长,另一堆也是黑蚂蚁,身形差不多,只是尾腹部有些斑白,较粗。。。


有些好奇,便暂时不铲除先,留它们活命,看看它们在搞什么。。。



看了一阵子,原来两堆黑蚂蚁在打架(可能抢地盘吧,不懂)。。。。


斑白腹部的应该是来攻击身形较瘦长的(你问我怎样知道,我也是猜猜,因为从蚂蚁窝跑出来的都是身形较瘦长的那一种。。。然后斑白腹部的则是列长队从另一盆栽下来的。。。)


呵呵,可能太无聊吧,居然想继续观战下去。。。过不久,身形瘦长的黑蚂蚁,好像有点支持不住了(也是猜猜,因为身形瘦长的那种,很多都萎棬起来,然后都被其它从窝里跑出来的同类搬回窝里)。。。


嗨,好像有点闷了。。。拿起铲,一把铲去,然后开水龙头,洒。。。。水淹蚂蚁窝。。。全部呜呼。。。



其实,突然在这里写出来,是因为浇花修盆栽后,看了报纸
(2008年对媒体来说可说是精彩的一年。。。大马政治海啸,台湾绿地变蓝天,藏独事件,美国选举。。。。。。)
有感而发。。。。。。



第一层:人与人的相斗,可能是天性吧。。。世上每个物种,看看了蚂蚁军团后,斗争。。。就是生存的基本。。。


第二层:如何和解共生?可能是人类都应共同追寻的吧,不过说易行难,要一个人放弃本身的生存条件去成全他人的生存。。。。。。不过如果人人都能办到这一点,到时,也不懂对这个世界是好是坏。。。只是想这一点还太早太早了。。。


第三层:同物种但类别不一的群体间斗争。。。。。。拿大马的政局来说,我们抱有这种政治格局,似乎也有逾五十年了吧。。。是那一群与那一群间的。。。也不言明了。。。


第四层:天与人。。。这里的天,对于有宗教者,就当‘他’是各自的神,上苍。。。吧,对于无宗教者或为科学论者,就让这个‘天’是大自然的力量,或地球气候,天文地理间的能量,生态力。。。。吧。。。 就犹如,在某些情况下,‘天’要‘人’(一些物种或多种物种)的同时灭绝。。。好像一把铲将之直接铲起般。。。谁能逃过?要怎么逃?怎样逃?如何知道何时逃?何时逃?。。。。。。一切也在于天意。。。但是,天意是‘人’所能构出的嘛。。。不懂,但我相信,能。。。其实情况就好像,我修盆栽前,有浇花树,有搬移盆栽,种种前行动作。。。其实,蚂蚁都也已察觉我的踪迹。。。也早料到大难临头的(蚂蚁可是有探测大期间水气的量比的能力,当水气重了,会跑吧。。。
如果及时,相信也不会全军覆没。。。


这种状况就犹如现在世界各地的天灾人祸横行。。。身为人类的我们。。。何时要“逃”?。。。还来得及吗??

其实,这层层间的互构。。。


到底哪一层较重要及需优先重视呢?


第一第二层的人人斗?
第三的群别斗?
还是第四的天人斗?


不懂,现在民主社会嘛。。。自己选择。。。

2 comments:

zc said...

吴淑铭水淹7军

盈廷 said...

突然在婉思的部落格那里看到你的部落格的link,就来看一下...
你写的东西...还蛮深奥的...还有你竟然会看蚂蚁打架...有一点想象不到......
以前跟你同班,跟你讲的话十只手指都数得出来......咔咔~

p/s:有时间来看一下我的部落格噢~


盈廷
http://9thdecember.blogspot.com